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查看: 1576|回复: 0

使命、定命

[复制链接]

149

主题

791

帖子

54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28Rank: 28Rank: 28Rank: 28

积分
547186
发表于 2023-6-21 21:58
使命、定命



  一、2019年第一次听到“定命”这个词

  使命:从小受到的教育,实现共产主义,是我们每个人为之奋斗终身的使命,知道那是一群人共同去完成的事情,与个人既有关系,又无关系,因不是一个人努力就能完成的事情,使命对于个人而言,虚无缥缈,自然而然地淡化了。

  2014年12月,通过红外热像仪,我看到冰块与室温空气进行冷热碰撞时,散发出的冷气,不是以对流、辐射的形式在传递,是以一呼一吸的形式有节奏地爆炸出冷气,也就是冷的传递,不是教科书告知的连续不断地向外对流着、辐射着,而是以每分钟五六十次的节奏,一份、一份地,以波的形式向外爆炸、很有力量的播散出去。

  为解开这一现象的真相,只是初中上护校的我,到处去学习各种知识,后来发现捷径在“喜马拉雅”的说书里,只要有空,就去听各种的科普节目,几年听下来,也就走到了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的路上了,不是自己走上了这条路,是随着听书内容的不断深入,推荐的书籍也就跟着听了,2019年,听了一本《海奥华预言》,一下子震惊了,共产主义原来是真的存在,存在在宇宙里,那就是人们说的“天堂”吗?此书完全在我的面前,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,随后也就听到了《未来以来、2060、KFK》,在这个节目里,来自2060年的穿越人KFK,用问答的形式告知大家未来的世界将是什么样子。

  第五集里,有人问:“如果按你说的有造物主的话,如何认识命运呢?命运是否真的是一定的?个人的努力到底会起到多大的作用?”

  KFK回答“命运是过去的用词,我们叫做定命,个人命运只是如浮沉漂浮,定命则是确定的结果。有定命,个人的努力可以加快定命的完成,也可以延迟,这就是时间的意义。”

  瞬间的“醍醐灌顶”。

  世界上的每个人,不再是无意识地自然生长状态,而是被精心策划、被精准安置、如牵线木偶般的存在。

  我是谁、被谁设计、被谁安排、为什么这样安排,结局又是什么呢?无数的问题出现。

  二、寻找自己的“定命”

  如何寻找到自己的“定命”,想想只能从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中去寻找蛛丝马迹,发现我的人生确实是被设计出来的。

  1、被设计成单纯、听话、服从的人

  1963年10月出生的我,父亲是军人,所在的团,是空军负责监听任务的,父亲是政治处主任,对军人进行政治思想工作及保证军人思想的绝对纯净、忠诚是他的工作,自然也用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再加上大姐眼睛的高度近视,父母为保护我的眼睛,不准我看任何的课外读物,我看的第一本小说,还是1982年7月上班后,上夜班时为了打发时间,去医院的图书馆借了一本琼瑶的小说,才知道每个人心里还有那么多的想法。

  成长中接受的教育,就是学校的课本及那时的学雷锋做好事,脑子空空,一切听从家长、老师的安排,上了护校,当了护士,一切听从医生的召唤,医生的医嘱,必须三查七对严格执行,叫你给病人送去两片维生素C,你送去了一片,惩罚,一个月的奖金就没有了。

  首先我被设计成了单纯、听话、服从的人,此时的我,脑袋空空,没有自己的想法,同学聚会谈理想,只是小护士的我,想想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有啥出息,只能说:理想就是相夫教子。

  二十多岁的时候,到了谈对象的年龄了,遇到对我好的,我的耳边就会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你跟他会变坏的”,这是谁在跟我说话,我会变坏?怎么变坏?从小到大我一直优秀,小学是大队长,初中当过班长、文艺委员,上护校是组长,上班后三年,科主任就想提拔我当护士长,我坚决不干,发现当普通群众很快乐。

  可为什么耳边会冒出这样的声音?再次约会见面的时候,整个人还在想着这句话,自然也就分手了。

  这样的事情出现了三次,我的婚姻原来是被设计了,不符合条件的人出现,就用这种方式给搅黄了。

  2013年1月1日,我五十岁了,耳边的声音又再次响起,“关闭指导区”,这件事情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有介绍,直到现在我六十岁了,这十年时间里,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,心里、脑子里突然冒出的我不可能知道的想法,越来越多,实实在在地感知到天上有一个掌管我命运的人,在我看不清楚方向的时候会点拨我一下,让我惊醒,让我听话,重要的是,我发现我按照这些指令去做,结果都是正确的,那就听话吧。

  男人们的思维比较理智,女人才会做这类傻事,听从着心灵的声音,听从着来自宇宙的声音。

  2、被设计成“被身边亲人否定的人”

  不被承认,几乎成为我生活中的主旋律,唯一能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,也就来自于我与上天的对话了。

  我的母亲,是小学教师,在她的眼里,她的三个女儿,永远都不如她,也比不上她教育的学生优秀,还没上学的时候,听到母亲教训我最多的话是:为什么要生下你,为什么不把你掐死;上学后听到母亲最多的话是:你们气我,我就到你们学校去告你们,叫你们丢人现眼,工作后这类话语只是改成了到你们单位去告你们。

  年我全国很红的那几年,没再挨骂,2011年后,政府对我的否定,母亲立即也否定了我,此时再有她感觉到的不如意,就会对我们吼叫“你们气我,我死后变成魔鬼也要磨死你们”。

  遇到这样的母亲,我们又能如何?唯一训练出来的就是“忍”。

  上天又按照他们的设计,把我给嫁了出去,当遇到我儿子父亲的时候,上天不再说话了,而是设计成认识四十天就领了结婚证,因为男方单位分房子,有结婚证才可以分配到房子,否则就要等下一批,而下一批可能是一年,也可能是两年,1988年11月,上天将我匆匆忙忙地嫁了出去。

  结婚17年,我花了11年的时间离婚,马秋红,2004年之前我的名字,能变成现在的马悦凌,都得感谢这场婚姻所赐。

  母亲对我的管教看样子上天还不满意,就派来了更会教训人的人来教育我,举个例子:洗脚时,忘记拿擦脚毛巾了,就叫前夫帮助拿一下,这么一件小事,在我前夫的眼里竟然是大事,他拿着毛巾走到我的跟前,告诉我,洗脚是自己的事情,这次我给你拿了毛巾,下次再出现这样的事情,自己解决。没记性的我,很快又出现了第二次,再次叫他帮忙拿毛巾的时候,他说:“上次不是告诉你了吗,自己解决”,结婚了,以为自由了,没想到还需要经历这么严格的受训,那就自己解决吧,怎么解决,拿袜子擦呗。

  从此以后,我确实做到了遇到任何事情,不再有找人帮助的习惯,自己能解决的一定自己解决,自己解决不了的,慢慢地发现时间会解决。

  妈妈的霸道,没有回嘴的权利,而与前夫的生活,头几年三天两头的哭得眼睛肿肿,在他的眼里,我说的话、做的事情,没有一件是正确的,批评教育我,短则一两个小时,长则四五个小时,哪怕家里的一个抹布坏了,我丢掉了,都会因此被骂几小时。

  忍惯的我,开始只会哭,后来总觉得他说的不对,又说不过他,就给他写信,他看都不看就撕碎,再后来学会了吵架,期间,我无数次地想过自杀,一天晚上,被骂后心里很难受,他出去了,独自一人在家,看着眼前一瓶55度的“洋河大曲”,那是他晚上刚打开喝了一点的,我因为酒精过敏,碰到酒精皮肤就发红发痒,喝一点酒心跳就会加速,头晕、腿软,所以我是从来不喝酒的,但那个晚上,我却拿起那瓶酒,咕咚咕咚全部倒进了肚子里,然后上床睡觉去了,想着自己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可结果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任何身体反应都没有出现,我至今都没办法解释那一晚是怎么一回事,应该是上天在保护我吧。

  日子过的艰难,想到自杀,是懦弱的人都会出现的事情吧,但我又怕因此留下恶名,毕竟本人还是很优秀的一个人哦,所以,我最盼望的就是我能莫名其妙地就死了,任何时候坐车、坐飞机,我心里都非常的坦然,希望一场横空出现的灾难,带走了我,也彻底解放了我。

  直到今日,我还是依然有这种想法,那就是只有我死的那一天,我才可以不工作,我才可以不再做贡献了,否则活在世上一天,我都不敢浪费时间、浪费光阴,更没有资格去吃喝玩乐、游山玩水。

  从小到大、到现在,不被亲人、家人认可,到不被政府认可,就如铺路石、垫脚石,铺在了我前进的道路上,垫在了我登山的脚下,站在我亲自建立起的高山上,陪伴我的,永远是周边的悬崖,山越高,悬崖越深,对于人来讲,那可是一段段刻骨铭心的“折磨”堆积而成。我知道,我还在继续建高山,就必须继续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及折磨,当知道好与坏、阳与阴,永远需要共存、永远需要平衡的时候,前进的路上也就永远需要铺路石、垫脚石,除非我不再前进,不再建山,可我做不到,我给自己定下的规矩,那就是每天都必须进步,每天都必须有收获,不可以虚度任何一天,也没有资格虚度任何一天,所以,直到今日,我依然要面对、接受、摆平铺路石、垫脚石,只是现在心态会很好,灾难出现的时候,反而是我最平静的时候,垫脚石的出现,说明我成功了,说明我正在向上提升,垫脚石帮助我站稳了,帮助我成长了,帮助我巩固了成果、扩大了战绩。

  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,马悦凌不是取经,是自创真经,需要经历的磨难,自然远远超过了九九八十一难。

  3、身体被设计为极为虚弱、极为敏感

  母亲生大姐后,就患上了风湿性心脏病,现在知道,是她身体内部寒湿重导致,二姐出生后7天,被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,是肺动脉瓣狭窄导致,活动后就会喘不上气,需要到医院去抢救,直到她13岁时,做了肺动脉瓣手术,二姐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起来,之后的身体几乎很少生病。

  我与二姐的生日,只相差一年半的时间,所以,当母亲知道又怀上我后,第一个想法就是不要这个孩子,去医院坠胎时,医生说孩子太大,不能打了,母亲说当时我只有四十天,医生却说是三个月的孩子,南京的医院不给坠胎,母亲就坐火车前往上海,上海的医院同样说孩子太大了,不能打了,母亲只好回南京,下火车就晕倒在站台上了,我在母亲的肚子里就开始了惊险不断。

  我是上天硬塞给这个家庭的孩子,好在我从小就乖巧,母亲说,带我最省事,从不哭不闹。

  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,毕竟我是出生在部队大院,生活条件及生长环境还是不错的,父亲脾气好,对我们姊妹三人都很好,我们都喜欢父亲,也该知足了。

  母亲说,我从小总是摔跤,后来检查是缺钙,几项指标都符合“佝偻病”,我全身各处的骨骼与众不同,看来与严重缺钙有关系。

  两岁半上全托幼儿园了,没多久幼儿园流行腮腺炎,我患上了,之后就是检查出患上了肾小球肾炎,免疫系统疾病。

  我自己对儿时的记忆,就是总爱发高烧,动不动的就是三十九度、四十度,我自己只要睡觉做梦,梦见自己变成了很大很大的模样时,就知道我发烧了,吃药打针是常事,四环素牙就是那时留下来的。

  再后来的记忆就是总爱拉肚子,动不动的肚子疼,所以也就导致我对食物比较敏感,很多东西不能吃,吃了就会肚子疼,特别是韭菜,小时候只要吃韭菜饺子肚脐周围就会痛;不能吃油煎荷包蛋,吃后也会肚子痛,但与吃韭菜引发的肚子痛不在一个部位,位置偏上一些,后来知道那是胆囊的部位。

  身体最糟糕是从1982年9月7日开始的,上班不到两个月,因骑自行车被公交车碰了一下,就摔倒、右侧头部撞击出一个鸡蛋大的包块,昏迷四小时,醒来后严重的脑震荡,让原本就体弱多病的我,在8年的时间内,严重失眠、头疼、头晕,头部永远都罩着一层厚厚的“雾”,稍稍动脑筋去想东西的时候,脑子就如僵死的机器开始运作时,很难启动的哪种状态,脑子进入了真空期。

  直到1990年,我自己用当归注射液,注射到自己脚底心及周边的四个反射区,总共五处,一处推注了当归注射液0.5毫升,一阵剧痛后,脚底开始发热,感知到了药液的作用顺着脚心往上行走,走到头顶的时候,头顶厚厚的雾瞬间散去,头脑立即变得清晰起来,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,才知道精气神原来真的是可以焕发出来的,才知道“神清气爽”、“枯木逢春”的感受是可以真实存在的。

  之前的8年,已经在医院工作的我,看病很是方便,西医、中医都看过,根本解决不了我身体各处的不适,头疼、头晕,一年有半年的时间在感冒、在咳嗽,浑身各处酸痛,最后的两年双膝关节积水,严重的时候,走路都困难。

  我自己只是在脚底注射了当归注射液,瞬间就让我变了一个人,原来身体还可以如此的轻松、舒畅。

  从此走上了自我探索生命健康的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。

  自己健康了,就去帮助家人,帮助周边的人,没想到每个人身体的感受,竟然与我差不多,原来我不是一个“独特的存在”,所有人的身体都会出现多多少少的问题,而适用于我身体的方法,也适合众人。

  2007年9月,我的第一本书《不生病的智慧》出版,很快全国热销,很多城市,直接是报纸连载的形式进行宣传,让我很快“家喻户晓”,之后又写了《父母是孩子最好的医生》、《温度决定生老病死》、《马悦凌细说问诊单》,很多城市请我到市民大讲堂讲课,电视台经常出现我的身影,各单位要求讲课、培训的邀约不断,直到2011年6月,政府出面整顿养生,护士出生的我,被认为没资格谈养生,我的人生又转弯了,进入了另一种模式。

  4、成名期间,让我见识了各个层面,看问题的格局打开

  成名期间,最大的感受有以下几点:

  (1)、不论你多有钱、不论你身居多高的位置,你身体的需求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一样面临着“缺医少药”。

  给部委的领导看病、给中央的领导看病、给大明星看病、给很有钱的人看病,与我们百姓看病的模式区别不大,最多就是有专职的医生、按摩师、护士、营养师的伺候,结果大差不差,都对养护身体很在意,也都没有很好很有效的方法,其实大家看电视里各国领导人的模样,也就知道世界最高级的医疗水平所能达到的结果是什么了。

  (2)、见识了中医发展的窘态

  很多人批评中国政府对中医的态度,其实错误了,政府是非常重视中医的,也给予了很多的优惠政策扶持中医。

  2009年,领导引荐我认识了“波恩项目”的负责人,才知道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各国与我国建交的时候,都会提出让中国派出中医,在他们的国家成立中医馆,周恩来时期没有做到,波恩项目是2001年国务院支持、国务院会议确立,中央七部委联合推动的中医走出国门的项目,到2009年的时候,中医依然没有走出国门,原因是国外对药片、药材的检验要求高,中医药走不出国门,只能当调料进入国外市场,针灸、艾熏、按摩、气功等,不能完全代表中医。

  好在2016年之后,随着《中医药“一带一路”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实施后,我国已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几十个国家和地区,建立了中医药海外中心。

  当年,我听到了中央领导对中医几十年走不出国门的无奈,真的是很震惊,原因有来自国外的压力,也有来自中医理论的“高深难懂”,如何向全世界展示中医、接受中医、读懂中医、学会中医、运用中医,确实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,当我用我的理解方式,为领导画出身体运行图,讲解中医在身体内部运行机制的时候,领导告诉我,他是外交官,向外国人介绍中医是第一步,可他接触到的所有中医人士,阴阳五行、脏器理论等等一套说下来,他自己都蒙了,他说:你向外国人介绍“手心是阴、手背是阳”时,外国人说如何也看不懂手心、手背的区别在哪里,而我用图表的形式介绍身体的运行方式,介绍各种治疗方法作用身体后,在身体内部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时候,他说他第一次听懂了中医是什么。

  领导还说,所有外交官,都在全力帮助中医走出国门,中医的“同仁堂”等一些老牌子,也会在国外开店,但效果却不理想,其中的原因更值得大家去深思。

  领导也曾计划着让我参与到项目中去,但毕竟我只是小护士,“名不正言不顺”是事实,所以在我红火的几年里,多位领导要为我办理“中医药大学教授的头衔”,都被我拒绝了,马悦凌的人生经历中,不存在造假。

  (3)、在香港见识了最高级西医的看病模式

  也是2009年,我来到香港的顶级养和医院,为一位年龄不到六十岁的朋友看病,我前后7次去香港养和医院,历时两个月,全程见证了这个香港顶级医院,是如何治病的,才知道那里治病的模式与大陆确实不一样,病人有权在全香港选择最好的医生,就是心脏有问题,你可以在香港找最有名的心脏科医生给你看病,也就是一个顶级专科医生,是在香港范围内穿梭着看病的,因这个病人最后被认为是白血病,各脏器衰竭,这个病人请到了香港很有名的7名顶级医生为她看病,有血液科、肾科、心脏科、肿瘤科、消化科、内分泌科,最后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高级老医生,要统合各科高级医生做出的各科治病方案,再制定出治病方案,看上去很周密,但遇到病人突发问题时,解决问题的时间拖的太久,因为所有的医生,都不会看着病人出现不适症状后立即处理,都要等化验单出来了,等到相应的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会去制定方案。

  我自己在此过程中,第一次感受到了我与最顶级西医的PK,每次都能用自己的经验,及时判断病人身体出现的病症在哪里,该如何治疗,而医生们对身体的认知,都必须依赖各种的检测仪器,检查结果不出来,他们是不会给予治疗方案的,而疾病的转归很多时候就是瞬息万变,就是要及时处理各种身体失衡的现象,很多时候病症的出现,只是失衡,失衡的处理方式就是纠偏,及时纠偏就不会再有病症出现,只可惜西医没有这类思维模式,现在的西医,看病人的时间是很少的,因为他们没有中医“望闻问切”的本领,没有各种检测数据出来,他们不会看病,大家也就能明白我说的百姓与领导看病区别不大的原因了,那是因为西医的医生离不开医院,所以,领导干部生病了,也只是住进最顶级的医院而已,私人的西医医生所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。

  我也只是这位朋友请去做保健的,在医院这个环境下,没办法阻止不吃药不打针,因为我的核心治病理念《温度决定生老病死》,用食物补足气血的同时,再配合驱寒、活血,是让身体活起来的动力所在,而病人住在西医的医院里,天天都在输液、吃药,最少的也是一天要用一种消炎药,最多的时候是一天要使用三种消炎药,消炎药都是寒凉属性,消炎药使用了两个月,还起不到消炎作用,这就是顶级西医院的水平。这个病人血小板很低,血尿数值很高的时候,医生的处理方法是在膀胱上打个洞,24小时往膀胱里滴注冰冷的盐水,用冰镇的方法止血,我告知家属,这样下去生命就危险了,哪怕病人每天都在输血,都抵不过寒凉在人体最核心部位的持续降温,持续地打压生命能量,此时我的食疗及任何活血驱寒措施,都显得力不从心,眼睁睁地看着病人,肾脏功能一步步在寒冷不断加码的作用下走向衰竭,走向死亡。

  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医院里配合调理,之后我再也没有跨进任何医院的大门,我自己在调理病人时,绝不使用药物,哪怕病人来的时候正在使用激素,或正在注射胰岛素降血糖,到我这里一概停药,不停药,我不接待,重要的是,在没有任何药物的干预下,我一样能将各种病症摆平。

  5、奇异的思维,总能让我不断创新

  我的大脑,1990年之前,几乎没塞进去多少知识,也让我的思维少了很多的条条框框。1990年开始脚底注射当归注射液,一直坚持到2015年,因再没有找到我认为合适的当归注射液,至今没有注射过。

  25年的时间,直通大脑内部的通道被一次次的激活、延展,又因为高能量的食物不断地补充,思维在大脑内行径的路线越来越广,越来越深。

  特异功能的孩子看到我大脑的时候,说我大脑的树突如参天大树、枝繁叶茂,正常人大脑的树突,也就行进几个枝杈,区别很大。

  我自己对大脑思维的状态,感受是非常敏感的,只要身体能量足的时候,我想事情是可以在大脑内推演事情的状态,一步步地走下去,当身体能量不足,吃的食物能量不够的时候,我的思维就没有了深度,再往深处去想,感觉根本就想不下去,就如吃白米饭,思维能走一步,吃牛肉,思维能走5步,再加上海虾,思维走8步或更远,也就是思维能力,取决于大脑内道路是否通畅,更取决于能量是否将思维送的更远。

  年纪大了,大脑萎缩了,大脑的树突也会消失的,人的记忆也随着消失了。所以,大脑树突的繁盛,是保证创造力的关键。

  我大脑经历的过程很独特,自然独特的思维及各种创新也就层出不穷了。

  6、独特的工作状态,决定了我可以放手一搏

  我的工作是研究养护身体,身体就是自己的,养护身体是随时需要去做的事情,我只需要不断地研究自己的身体,不断地在自己身体上进行各种实验,成功了,就将经验推广到周边人的身上,再运用到调理病人上。

  因为我是自己在家里做各种的研究实验,无需申报、无需获得批准。医院不一样,中规中矩、稳妥永远是最重要的。我在医院工作23年,从没有危机感,因为病人的身体看好看不好,与我这个小护士没有任何关系,医生也是一样,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去做,病人死了,与你也是没有关系的,如果你运用了你发明的新的治疗方法导致病人死亡,那就面临着无数的麻烦及进监狱的可能。

  所以,想要医院的医生为大家的健康不断创新,研发出各种新的治疗措施,并及时地推广运用,那是很难的,这是体制造就的。

  而我自己在家里,用自己的身体做各种实验,自我的健康、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,自然会去选用最安全的食物及最安全的物理按摩手法。

  现在的我,不断改进,将可能会给身体带来不良后果的方法全部去除,艾熏已经淘汰,长期在局部做固定艾灸的,高温的烘烤会导致局部变成了“干枯的烤肉”,血脉不同程度地阻断了,肌肉板结僵硬了,我现在用热水袋、暖贴等完全可以替代艾熏,操作简单、安全、高效,重要的是,完全自己就可以操作运用;走罐、刮痧、拍打这些痛苦的疏通身体的方式也被我淘汰了,电动按摩器的按摩,甩脂机、小马达、抖动床等的运用,在无痛的状况下,全方位地放松身体各处;我购买了上千万的几十台先进的检测身体的仪器,不断地寻找规律,将中医的望闻问切与西医的医疗检测仪器结合起来,现在只需要一个血压计,一个血氧仪,一个测温枪,一台国产的一两千元的尿检仪,就能在家中很好的监控身体实际的健康状况,身体内部各脏器的功能状态,身体是否存在隐患,身体是否出现了危险,身体康复有没有可能,需要多长时间,大致都能清清楚楚地了。

  我研发出的各种方法,不完全像西医,不完全像中医,没有对身体造成伤害,没有介入行为,自然也就不属于医疗行为,不属于医疗行为,自然也就不属于非法行医,自然就能大胆、放心地坚持做着。

  久而久之,我这匹“天马行空”的野马,就会发现很多医学所发现不了的现象,领悟常规医学领悟不了的真谛。

  7、出名了,让我有机会给各类病人看病

  因为我写过保健类的四本畅销书,因为书中介绍的内容,十几年过去了依然很实用,所以,十几年下来,找我看病的依然不少,我独自在家接待着不分男女、不分年龄大小、不分各种疾病的病人,小到刚出生的婴儿,老到九十多岁的老人。感谢这些病人的到来,练就了我一身的本领,而能找到我看病的,几乎都是西医看不好,中医看不好,民间中医也看过了,抱着“死马当活马医”的心态找我的,我很少能遇到简单病症的,接待的几乎都是棘手的病例。

  在家接待,与医院接待病人是完全不同,所有的责任你都得一个人担,你没有退路,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尽各种方法让这些病症减轻,让一个个病人鲜活起来,健康起来,强壮起来。

  当我面对全身各处都堆满垃圾的尿毒症病人时,也能在一天天地调理过程中,将堆积在全身各处的垃圾清理出来,见证着全身各处细胞、脏器的复苏,见证着身体没有一处的细胞不可以再生,枯萎凋零都可以只是暂时,枯木逢春、春暖花开、枝繁叶茂,在我这里也只是时间问题,只是量变到质变的一个过程而已。

  独自打拼了十几年,练得火眼金睛,练得各种独门绝技层出不穷,也就成为了必然,否则我无法生存。

  三、定位了自己的“定命”

  看不见的上帝,为我的成长,真的是没有少费心思,精心设计着我的成长过程,感觉其中任何一环缺少了,都不会成就今天的马悦凌。

  我的“定命”是什么:让人类健康、长寿、青春永驻。

  身体是自己的,生命是自己的,维护自身的健康,是每个人自己的权力,维护家人的健康,也是我们必须去做的事情,这是生存的最基本技能,每个人都必须懂得,也必须学会。

  我将拍摄系列节目,仔细教大家如何自己在家中去做各种保健身体的方法。

  还将推出系列的“刘奶奶返老还童记”。

  刘奶奶是我儿子的奶奶,实际年龄已经89周岁了,2005年我与她儿子离婚后,因各种原因一直没有见过面,这次将她接到我这里,已经接受调理四十多天了,当看到行动迟缓、反应迟钝、身体各处机能严重退化、衰败的老人,我只是运用了很简单的食疗及调养方案,老人的身体已经全面复苏、全面灵活、全面变年轻了,调养一个月到医院进行全面体检的时候,CT显示:之前的脑萎缩没有了;之前心影稍大,部分大血管内见钙化影,调理三十天后,心影大小正常,大血管内钙化影消失;调理前左肺上叶胸膜下见结节影,直径约7mm,基底与胸膜相连。调理三十天后,左肺上叶胸膜下见小结节影,直径约5mm,没再写基底与胸膜相连;桡骨远端(左)骨密度检测,之前严重的骨质疏松,调养三十天后,骨量只是轻微的减少了,快接近正常值了,骨质疏松获得了根本性的逆转。

  刘奶奶来的时候,双脚是冰冷的,脚趾僵硬变形伸不直,长年腿脚抽筋,只是5天的时间,僵硬冰冷的脚开始变软一些了,第十天,脚趾已经能全部伸直,老人告诉我,很多年脚没有现在这么舒服了,是温暖的,软软的了,现在的刘奶奶,走路不再需要搀扶,走路、爬山速度都很快,员工跟着刘奶奶出门散步,回来都说累,刘奶奶却没有任何的疲倦感。

  刘奶奶的思维状态,越来越活跃了,刘奶奶说,现在怎么各种之前的事情都冒了出来,多少年都不会再想事情了,现在却经常回忆着年轻时、工作时的情景,记忆都恢复了。

  刘奶奶身体一系列的变化太多了,如何为刘奶奶身体做调理的视频,都会系列地播放给大家看,因为刘奶奶年龄太大了,给予的调理方案都非常简单,只是简简单单的食疗及治疗手法,就能让一个89岁的老人,看得见的“返老还童”了,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医疗、超越了“治病”所能带给大家的,那是整个人类的希望,那是健康的希望,那是每个人都可以长生不老、青春永驻的希望。

  原本是打算做直播的,通过直播的形式展现出来,后来发现直播对我不合适,因为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太多,完全放下安心做直播,对于我来讲,还真有难度,那就做录播吧。

  维护身体身心灵的健康,是自己的事情,是必须掌握的生存技能,必须普及正确的维护健康的理念及方法,这是马悦凌来到人间的“定命”,必须完成,大家们,我们共同努力吧!

  马悦凌联系方式:邮箱 mayueling2022@163.com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马悦凌健康养生网 ( 苏ICP备11061074号-2 苏ICP备11061074号-1 )

GMT+8, 2024-4-21 12:33 , Processed in 0.090971 second(s), 28 queries .